克里斯托足球俱乐部(Christos FC’)是美国的一支业余球队,该队球员平时从来不训练,也不观看录像研究对手战术。球队的攻防布阵通常在比赛开始几分钟前才能决定,因为教练要考虑哪些队员由于工作不能参赛。

科林·费舍尔是这支球队的首发后卫,他告诉记者,自己上一次跑步还是在读高中时候。费舍尔没时间训练,至少在工作日不行,身为管道工和煤气维修工,他在工作日需要24小时随时待命。球队中场丹尼尔·巴克斯特(Daniel Baxter)情况也差不多,他是巴尔的摩当地一家医院外伤科的X光技师,值夜班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球队的首发中场约什·泰勒(Josh Taylor)同样抽不出时间训练,他是一名视听设备销售经理,家里唯一的运动装备是女儿的一只迷你足球。

然而,这支球队却在一贯由职业球队统治的美国公开杯(Lamar Hunt U.S. Open Cup)联赛中过关斩将。上个月,在公开杯第一轮击败费雷德里克斯堡俱乐部一周后,克里斯托俱乐部的12名队员挤进了一辆开往里士满的9座面包车,赴客场挑战第二轮对手,而球队的另外3名队员在加班结束后自己驾车前往。在比赛中,克里斯托队以1比0击败了主场作战的里士满踢球者俱乐部,该俱乐部属于乙级职业队,主场设在一处能容纳2,2000人的大型体育场内。此役过后,克里斯托俱乐部组织了一场募捐活动以筹集去芝加哥比赛的路费,随后又在芝加哥击败了同为业余队的芝加哥联队(Chicago FC United)。这支奇葩球队就这样一路过关斩将,奇迹般的杀进了本届美国公开杯的第四轮。

13日晚,克里斯托队将在马里兰州的足球矩阵(SoccerPlex)体育场迎战联赛四冠王——华盛顿特区联队(D.C. United)。

此次杀进公开杯第四轮是球队建队20年来历史最佳战绩,在决战日即将到来之际,克里斯托俱乐部的球员们对对手华盛顿联队了解多少呢?

“他们是一支输多赢少的球队,他们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的比赛中战绩是4胜7平3负。”泰勒不以为然地说。

“我知道他们在联赛中进球数不多。”克里斯托球队的中场马马杜·坎赛耶说起华盛顿联队时面无表情,后者在14场比赛中射进了10粒进球。

费舍尔直言不讳,“我对这些MLS球队一无所知。”克里斯托队表面上看纪律松散,训练不足,而且对对手一无所知。但这支街头酒吧走出来的球队却自信、骄傲且富有比赛经验。

这支球队的多名队员是是前高校足球队中的佼佼者,其中不少就来自附近的马里兰大学足球队。

球队第一射手手皮特·卡琳奇三世(Pete Caringi III)来自马里兰大学,他曾是MLS选秀状元。他推掉了大学足球队主教练的职位,现在在马里兰大学足球队担任助理教练,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父亲是该队主教练。

球队守门员菲尔·桑德斯曾在一场比赛中成功扑救三次连续射门,他之前效力于爱尔兰顶级职业足球俱乐部。

球队总部所在的克里斯托打折酒类专营店距离巴尔的摩华盛顿国际机场仅数英里之遥,这是一处毫不起眼的杂货店,店内收银机上方的货架上堆满了球队赢得的各类奖杯。

1997年,巴尔的摩地区的一些退役足球运动员组建了这支业余球队。由于资金匮乏,克里斯托酒类专营店的合伙人,足球菜鸟尼克·克里斯托普洛斯出资1000美元让球队加入了马里兰州大联盟乙级队。一直以来,尼克都是球队的主要赞助人,他见证了俱乐部如何蜕变成全美顶尖的业余球队的全过程。

今年4月的一场失败终结了球队50连胜的记录,而在2016年,这支球队夺得两项业余队比赛冠军。

上周,球队教练拉里·撒克姆博(Larry Sancomb)在店内的休息区接受了采访,他一边喝啤酒一边说:“这些年球队有起有落,但你总能看到这支优秀的团队,一支真正优秀的球队。”

这支球队拥有优良的足球血统,不少球员年轻时就在巴尔的摩海湾(Baltimore Bays)青年队踢比赛,他们带领球队征战各地,所向披靡。克里斯托俱乐部的球员从来不需要相互磨合,球员们之间的默契很早之前就形成了。

在拿下芝加哥的比赛后,他们将在后天将迎战下一个对手。队员们整箱整箱的拖着啤酒回到酒店,让同住这家酒店的对方的球员看得瞠目结舌。去年夏天,球队远赴密尔沃基参加全国总决赛。比赛前的那一晚,全队也不忘外出享受夜生活。第二天的比赛中,球队在开局阶段很快吃到了一张红牌,但少一人作战的他们最终还是赢得了比赛。

上个月球队在里士满取得的胜利让队员们欣喜若狂,但有些球员还是对比赛结果进行了冷静的思考。

“我觉得这是美国足球最让人失望的一天。” 坎赛耶说,“我们无意冒犯,但我们只是业余踢比赛,而他们是职业队,他们踢球可是领工资的。”

如果这支业余球队能击败MLS职业队华盛顿联队,美国现有足球体制也许将迎来一次真正的危机,正是这一体制养肥了一群孱弱不堪的职业俱乐部。克里斯托俱乐部即将整装待发,他们希望成为第一支在美国公开杯赢得第五轮比赛的业余球队。

当然,这一切并不意味着队员们需要改变他们的日常习惯,或为此而牺牲快乐的时光。

“周二晚上在更衣室里,我们自然会思考怎么排兵布阵。”费舍尔说,“也许等到7点钟我们在球场列好队的时候,我们就想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